六月


六月

就像疫情一样,六月来得太突然

还没有准备好,一年已经过半了,可能跟你一样,疫情,也打乱了我的生活。

回想着19年的最后一个月,最后一天,那时我辞去了工作,就在家静待过年,盘算着下一年的打算。
想拿仅有的一点积蓄,开一个小饭店(虽然计划了好几年,但都没什么实际行动,可是还是得想着啊),然后很美好的想着,就这样,到了过年,以为一切美好,殊不知,一个特殊情况(疫情),打乱了这个计划。

清楚的记得当时在家呆了3个月半,这种只支出,不收入的生活,一下就涉及到了我的小积蓄。

后来,等疫情稍微好了一点后,我的计划已不能实施了,因为没有本钱了,没办法,只好找工作,直到4月初,我进了电子厂,这以前也一直没有进过厂,以为进厂也还好,自己能受得了,没想到,进了后,做了一个晚上,就被劝退了。那时是上夜班,还下了早班,也就待了好像才9小时吧,上班的时候各种不适应,主要是困,然后还有无尘服,穿着特难受,感觉真的是受不了,就一直挨到早上下班了,去外面吃了碗水饺,就去睡觉了,睡醒后,就把昨天搬进宿舍的东西,搬了出来,提桶跑了,好一顿下饭的操作(因为真不知道后面要怎么熬,9小时都受不了,以后12小时感觉要直接崩溃,还有,那碗水饺,我要给个差评,吃完直接上诊所拿药)。

厂出来后,我去了工地,虽然不是很喜欢,但是这个时候好像也就工地工资会高一点,因为现在工作也不好找。工地的话就不细讲了,也不知道怎么讲,就是累,纯体力活。

然后就是谈恋爱吧,春天都过了,该发芽的都成长了,没发芽的就等明年吧。

六月,就像疫情一样,计划跟不上变化,在打算吧

下着小雨的5月31日夜

声明:七月的栀子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六月


把心事告诉风,他会代着烦恼飘向远方。